2017年7月18日 星期二

高屏橋下的狗



紫雲寺兒童營的那幾天,我每天從屏東騎機車往返,每次都會經過高屏大橋。屏東人就知道,高屏大橋是汽機車分流的,而在往屏東的方向下橋後,機車道有一個需要等很久的紅綠燈,右轉往萬丹,直走就進市區了。

那幾天,那個紅綠燈轉角的草地旁,不知哪裡來了兩隻流浪狗,一黑一白,體型都是中型犬。每當綠燈亮起,眾機車們一起起步,這兩隻狗便齜牙裂嘴,追著機車們跑,又怒又吠,追了一陣發現追不上,又悻悻然回到原地。

有一天,兒童營忙得比較晚,晚上八九點經過那個地方,發現他們還在,一樣做著相同的事──用力吠叫、用力追車,然後又回來。他們其實是在玩嗎?我不知道。從早到晚,他們究竟在那個路口,這樣反覆追了幾次?我也不知道。

當時我腦袋中浮現的是:「這不就是無間地獄嗎?」

地藏經裡,曾說「無間有五層意義。一從時間來說:「日夜受罪,以至劫數,無時間絕,故稱無間。二從空間來說:「一人亦滿,多人亦滿,故稱無間。」三從苦受來說:「熱鐵澆身,飢吞鐵丸,渴飲鐵汁,從年竟劫,數那由他,苦楚相連,更無間斷,故稱無間。」四者,從眾生等同受罪來說:「不問男子女人,羌胡夷狄,老幼貴賤,或龍或神,或天或鬼,罪行業感,悉同受之,故稱無間。五,從苦苦相續來說:「一日一夜,萬死萬生,求一念間暫住不得,除非業盡,方得受生,以此連綿,故稱無間。

這兩隻狗兒菩薩,不知什麼樣的因緣,困在這樣一方角落,困在他們的恨意之中。他們本是天地任行的動物,沒有人綁住他們,是他們自己繼續待在那個地方,在那橋下的紅綠燈前,一次又一次,用力瞋恨、用力追車,當然,也受盡了苦。

地獄,不在什麼大鐵圍山內,這兩隻狗菩薩,此時此刻,就在他們自心變現的無間地獄之中,反反覆覆,自苦自受。

可能曾有人類對他們不友善,種下了這個因,而他們放不掉那個恐懼與憤怒,所以,便將一切機車都看成了敵人。然而,他們越吠越追,騎士們就越對他們按喇叭、踹踢、衝撞。他們心中的恨,也就越來越滋長,永遠沒辦法消融與放下。

我覺得好感慨,覺得他們真可憐。因為是畜生道,心的能力有限,無法看懂自己這樣的行為模式,正是受苦的根源,所以他們只能永遠如此。而內心的那個傷與恨,需要多少的慈悲與溫柔,去幫助他們療傷?冤親債主的恨之所以難解,不也是這樣嗎?而若他們永遠等不到一個菩薩去愛他們,他們該怎麼辦?永遠在地獄之中了嗎?而就算真有菩薩前來,說實在,一切膚慰都只能在一旁敲敲邊鼓,唯有自己心中放下,苦的根源才徹底解決。

狗兒如此,人又如何?
眼前當下,是人間淨土還是人間地獄,就看當前這一念了!

沒有留言:

給翁奶奶

翁奶奶: 此時此刻的您在哪裡呢? 當我閉上眼睛合掌之時,您在哪裡呢? 寫一封永遠無法被讀的信,是不是傻? 但我們仍然相信您可以輕輕展閱這封信。 我們心中的您,還在那山谷之中,還在那藤椅之上。 八八水災至今,也八年了。 因為這場巨變...